作品介绍

秦王嬴政


作者:高光     整理日期:2014-08-28 08:49:28

从小缺少父爱的秦始皇,原来是个性格残缺的人,是个刻意在人世间寻求父亲的人。
  秦始皇在缺少父爱和寻找父爱的雷声和雨声中渐渐长大,不知不觉中,他开始变得阴暗,开始变得多疑和暴戾。别人都说他要寻找的父亲就在眼前,那就是吕不韦,但这让他陷进了更大的无奈和尴尬之中。他忌讳吕不韦当他的父亲,以至赐鸠毒死吕不韦,这既是他不堪心理重负的结果,也是他对父亲的一种默认。直到他在成阳称帝,才蓦然发现,他要寻找的父亲,原来就是他自己。他平定内乱、扫荡六合;他书同文、车同轨;他焚书坑儒,大建阿房宫,其实就是要做天下人的父亲,就是要让天下人永远以他为骄傲,永远看着他的背影走路。
  作者简介:
  高光,中国当代作家。上世纪八十年代以《血劫》一书,与莫言、韩少功、刘索拉等知名青年作家一道跻身于作家出版社深受关注的青年作家丛书。已出版现代长篇小说《生死哀荣》《北方图腾》,历史小说《孔子》《司马延》《虎符》《秦王恨》《西施泪》《岳飞与秦桧》,武侠小说《末路狂花》等60余部。电影《葵花劫》,长篇电视连续剧《夜幕下的哈尔滨》《我想有个家》等剧作者。
  目录:
  自序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自序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第一章
  赢政十三岁,赵高十一岁。
  事情发生在夜半,雷雨交加的夜里,一声霹雷把赢政给炸醒了,他叫:赵高,赵高,你在哪儿?赵高来不及穿衣,披衣闯进寝宫:大王,大王,我在,在这儿呢!
  赢政马上抱住他,说:赵高,赵高,我怕,我怕啊。赵高爬上卧榻,抱着他,哄孩子似的:咱不怕,咱不怕,咱是大王,是秦国的大王,雷也不敢劈咱,对不对?
  一串雷打在屋脊上,雷电劈啪爆响。
  赢政抱住了赵高,用被子蒙上头。
  赵高说:大王,要不要叫侍卫来啊?赢政很沮丧:叫什么侍卫,一会儿就会去报告母后,报告那个仲父,还睡不睡觉啦?睡吧,你陪我睡。赵高可吓坏了:大王,大王,你饶了我吧,我一睡你这龙床,明天脑袋就没了。丞相知道了,一定砍我的脑袋。赢政说:我不说,你就睡这里吧,万一打雷把我劈死了呢?赵高说:要是雷劈下来,也得劈死我。好吧,反正是为大王死,死就死。赢政很感动,抱住赵高:赵高,你不会死,我搂你,雷就不敢劈你了。赢政搂着赵高,说:你脱了衣服,脱衣服。赵高说:不,可不,大王,不好,那样不好。赢政扯下他的衣服,叫:大王叫你脱,你怎么敢不脱?
  赢政眼前,就是赵高的娇小身躯了。
  赢政和赵高顶着被子,互相看。被子里好朦胧。赢政说:赵高,你挺好看的,像个女的。赵高流泪了:我原先也和你一样……赢政说:不许哭,你一哭,我就也想哭了。赵高忍住:你是大王啊,大王怎么能哭?你一哭,不得了啦,那个泾水的河水也浑了。
  赢政笑了:你胡说。
  赢政抱住了赵高,让他偎在自己的身子边。赵高的身子很滑,皮肤细腻,有香味儿。赢政问:你身上有香味,是不是也抹花粉?赵高吃吃笑:你才抹花粉呢,人家又不是女的。
  赢政的心咚咚跳,和赵高睡在一起,很新鲜,赵高的身体像一条鱼,一条鲜活、滑腻、灵动的鱼。赵高眉眼秀气,像是女人,肌肤贴在赢政身上,很熨帖,暖,有温玉在怀的感觉。他很舒服,用手去拭赵高的脊背,说:你跟大王睡,跟大王睡一辈子,好不好?赵高要爬起来:大王,我给你磕头,我给你磕头。赢政笑:你别磕头,以后你这么给我磕头,你看,你看看,会不会?赢政左右手的拇指压弯,做磕头状,向赵高屈动几下。赵高笑了,说:我怎么不会啊!大王,大王,你教教我,你教我啊。赢政扳着赵高的手指,教他。赵高乐,笑声尖细,像是女人,尖细的手指很笨很笨。
  雷声把赵姬震醒了,她呼叫:来人啊,来人!冲来了十几个女侍,赵姬喊:围住我,围住我!十几个人站在床前,围立着。赵姬喘息不定:不行,不行,都上床,围在我身边坐!不准睡,谁要是睡着了,我就杀了她!十几个侍女上了大床,围着赵姬。赵姬问:什么时候了?侍女芳芷说:太后,这会儿怕有二更了。赵姬说:才二更啊,又要睡不着了。芳芷扯她的手,说:太后睡不着,我陪你说说话吧。赵姬笑笑,撩撩头发,叹息一声。芳芷很殷勤,问:太后,要不要我给你捶捶背?赵姬摇头:不用,我还没老呢。芳芷笑:太后不老,咱宫中,可没人比得上太后的美貌。赵姬流泪:美貌有什么用?
  芳芷很小心地拉下帷帘,扶赵姬去洗浴池内。汉白玉的洗浴池很清澈,有几只巨大的龙头向池内喷水,喷水的龙头眼里闪着火花,那是炽热的炭火,龙角袅袅升起白烟。水雾蒸腾。赵姬说:我从前不喜欢洗浴的,这会儿怎么乐意泡在水里了?莫非真像人家说的,我已经老了?芳芷扶她坐在水中碧色的寒玉石凳上,说:太后,你没老,只是你……没有男人了。赵姬失神,看芳芷,说:芳芷,你过来,坐到我身前来。芳芷的身体像蛇一般,缓缓在水中滑动,无声无息,她凝神看赵姬。芳芷头发披散,发丝在水中漂着,摇曳,摇走了赵姬十年前的辰光。她恍惚若梦,看芳芷。芳芷只有十五岁,额头光滑,眉眼俏丽,在一双深柔若水的大眼里,透出一丝聪明、狡黠来。她双眉非常好看,眉眼间聚几滴汗水,一滴滴慢慢流淌。她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孩子。
  赵姬有一股冲动,真想抱住芳芷。芳芷就是她自己,是从前的自己。
  芳芷说:太后,大王才十三岁,但他年少英俊,可有主意了,将来太后会安享……晚年的。赵姬苦笑:芳芷,我……就只有晚年了吗?芳芷看她,欲语又止。她是一个聪明的女孩子。看她两鬓毛茸茸的,有如蓓蕾初绽,大理石水池一衬,小脸儿更是俏丽。赵姬就叹息:我当初也像你一样,是个十几岁的孩子,什么都不懂,就给了先王,他那会儿流落在他乡,被人关押着,像一只老鼠,没哪个女孩子会看上他。芳芷笑笑,来揉她的背,滚热的水拂过,心里起一阵热浪。赵姬说:人过了三十岁,浑身的肉就软了,不那么勤快了,天天困倦,想睡。芳芷,你看我,是不是真老了?芳芷笑:太后可不老,宫里有的是老女人。赵姬点头,是啊,宫中女人不少,老女人太多了,都是先王留下的,还有三代帝王的宫女呢。
  赵姬想心事,三十岁的女人心里有火,睡不着。先王子楚带她回秦,也十多年了。他逞勇不睡,弄得她与两个嫔妃也十分兴奋,谁知他只是服药,服用金丹,才有那本事的。玩得太过了,他死了,死在赵姬的床上。赵姬想起子楚,就一阵阵心痛,他让赵姬夜夜流汗,头发水淋淋的。他算是个好男人。她恨吕不韦,据说子楚吃的仙丹,都是吕不韦请那个茅道士弄的,吃了四年,把个子楚弄成了一副骨头架子,最后他与赵姬、两个嫔妃行房事时,一动就大汗淋漓,气喘吁吁,他耗干了自己。芳芷看见过那惊心动魄的场面:她只十五岁,庄襄王与赵姬那不像是亲热,像是两只野兽在搏斗,翻云覆雨,来来去去,汗水,气喘,也弄得芳芷心头鹿撞。芳芷光滑似锦的身体给了她抚慰,她悄声说:芳芷,你很可爱。
  赵姬抚芳芷双肩,眉目宛然,恰是十几年前邯郸街市上的赵姬。她说:你就是我啊。她闭目抚摸过去的自己。有过酸涩、快活的女人,又回到了从前。她怜惜地把芳芷放在木榻上,心很细腻,能感到芳芷的心跳。赵姬说:你就做一个我吧……芳芷很感动,话也就说出来了:太后,你这样下去,会……被杀死的。赵姬停住了,眉毛一跳,她想知道芳芷为什么要这么说。芳芷蜷膝,跪在床上,抱住她的头,理弄她的头发:街上人说,吕相要夺六国,一统天下。都说,大王只是个十三岁的孩子,秦国大政从庄襄王时就全靠吕相了,有人说……有人说……说吕相就是秦国的大王。他们说,吕相要写一本书,集合三千门客写一部书,这部书,就是大秦的国策……
  赵姬微笑,她喜欢芳芷,芳芷的肌肤很嫩,又有弹性,这是年青与美艳的结果。她说:是啊,我听吕相说过,他这部书,足以超过孔子呢,他的门人也不比孔子的门人差啊。芳芷抬起身体。她试着用腿绞赵姬的腿,这动作有点放肆,也有些男人的霸道,她是试试,看赵姬有什么反应。赵姬没在意,只是沉思,想吕不韦,他是一个伟岸的男人,她在吕府中只待了短短的一个月,但她记得最清楚。他是一个很特别的男人。
  吕不韦是第一个仔细看了她全身的男人,又是头一个不把她当成女人的男人……
  也是夜里,也是洗浴之后,两个女孩子扶她走去,挑灯过院,长长的回廊,一次次转弯,走啊走,脚步如梦。推开门,挑开帘,说:在这里等吧。她就等,不知等什么。来了一个男人,很高大,站在她面前,问她几句,问有没有家人,在邯郸做什么,有没有过男人?她低头看那男人的鞋尖,惊讶他的鞋面上为什么有那么多的灰尘。后来她才知道,吕不韦是商人,他很忙,单是在邯郸城内,就弄了近十家店铺。她垂头,答语羞涩,话语轻轻:没亲人,只在一大户人家做杂活儿,没有……没男人。吕不韦说:来人。来了两个婆子,就带她去“坐灰”,弄了好一会儿,又用“山河玉石”梳她的眉。两个婆子唠唠叨叨,说:姑娘,你可摊上了好人家啦,跟上咱家主人,一辈子过好日子。你没见咱家主人,对他的女人可好啦,你可能是他的第五个女人啦。他能疼你亲你,今晚上他就会要你了,你就跟他拜堂成亲吧。她心咚咚跳,连这男人的脸面也没看清,就做他的女人?她心一阵子揪紧,想问婆子。婆子嘴快,什么脏话都说,怎么好问她们?婆子们说起吕不韦,说他能做事,哄女人最有本事,你嫁了他,一辈子有福啊。两个婆子推她屁股,又把她推到男人面前。婆子媚笑:主人,主人,她可是个好货,清水货啊。男人讨厌婆子的哕嗦,说:好了,知道了,你们下去吧。男人去悄悄关门,她想,是啦,他想要我了,他想要我了。可她也不知男人怎么“要”女人,只是低头,心要蹦出嗓子眼儿了。男人用食指挑起她的下巴,问:你有过男人吗?她摇头:没有,女人怎么能有男人?不是男人才能有女人吗?男人笑了,说:是,你说得对,脱下衣服,我看看你。脱衣服很难,一件件地脱,这些衣服比她原来穿的要好,都是丝绵的,很轻,很光滑,好脱,可也难脱。终于脱完衣服,她自己也觉得,衣服脱得太慢了,但男人肯等,肯等她。她脱光了衣服,站在男人面前,男人看她,像看玉器珠宝,看得仔细。她脸红心跳,站不稳了。男人没动她,说:穿上吧。她就又穿上衣服,快快的,慌慌的。男人扯她的手,说:你来吧,看看什么是女人。她不懂男人的话,就跟他弯弯绕绕,来到一间屋子。屋子里有三个女人,都很艳丽,也很妖冶,一见到他带来了女孩儿,就笑,围上来逗:哎哟哟,你看你看,咱家大男人又从什么地方弄来一只小毛桃,看看,这脸儿,这脖子,毛茸茸的呢。男人说:你们三个听着。真怪,三个女人马上不笑了,站成一排,对男人施礼。男人说:她不是我要的,我要把她送给一个人,一个很重要的人。可她什么都不懂,不知道怎么做女人,你们三个要好好教她。记住,谁也不准动她,让她看,让她学,教她怎么讨好男人。三个女人抿嘴笑,那笑也让她心跳。男人问:你叫什么?她说:赵丫儿。男人女人一起乐。男人说:什么赵丫儿,你叫赵姬,别人问,你就说,自小父母双亡,就住吕府,明白了?她点点头。从那天起,她才叫赵姬,头一次知道了男人是商人,他的名字叫吕不韦。
  吕不韦让她坐下,看他与三个女人亲热。她看得心惊肉跳,看到了强悍的男人,向女人进攻的男人。听了女人在男人的进攻中肆意快乐的呻吟,她才明白了,什么是男人、女人,才明白女人为什么要做女人。
  吕不韦给了她一个名字:赵姬。
  三个女人教会了她许多东西,告诉她:要讨好男人。要是男人喜欢你,你就可能会做母亲,做了母亲,你才是个人。她记住了,但吕不韦什么时候要她呢?她暗暗盘算,怎样才能比三个女人更讨吕不韦的喜欢。二十八天过去了,一天夜里,她被带到了宴席上。她在那一天头一次见子楚。吕不韦说:赵姬,这一位可是贵客,他叫子楚,是秦王孙。来,你给他敬酒,敬他一杯。子楚浑身一股臭味儿,衣衫褴褛,满眼色迷迷地看她,恨不能把她吞下肚去。子楚说:好,好,真是绝世美人啊。吕不韦,你……你让她出来敬酒,我会喝醉啊。吕不韦大笑:不瞒你说,今儿个还真就是个不醉不归!子楚满脸凄伤,说:吕不韦,这么大个邯郸城,还只就你把我当个人儿,满城人看我,都叫我活死人,说,活死人来了!只要秦赵一开战,我立马儿就是一个死人。吕不韦说:你可是秦王孙。子楚苦着脸:秦王有二十几个孙子,只把我扔到赵国做人质,我这个王孙,狗屁不是啊。谁看见王孙去人家喝酒,府里还有五个押送的兵卒?吕不韦笑:不说这些,不说这些了。子楚心情不好,又喝了几杯,说:得告辞了,我……我……想的……不是酒,是……是……他指着赵姬,说不出话来,只流泪。吕不韦说:你想要女人?子楚点头,流泪。
  吕不韦说:好啊,我给你,来人!
  来了十几个女人,都跪在面前。吕不韦说:这都是我的,可你心愿,你愿要一个几个,都行,你带走。子楚苦笑:吕不韦啊吕不韦,我挑了女人去,还不得给那些兵士们弄去,就在你这儿,你让我跟她们……去火,去去火。
  吕不韦说:好啊,你挑,挑好了,你带走,我送他们黄金,让他们给你一个好屋子住,能保住你自己的女人,不许那些赵国兵丁动你的,好不好?
  子楚想给吕不韦下跪:好啊,好,活死人给你下跪了,我就是死在赵国,也感你的大恩大德。
  吕不韦笑着扯起子楚,让他挑选女人。子楚犹豫,说:吕不韦,我喝醉了,能不能求你,给我一个最好的美人儿?
  吕不韦问:哪一个最好?
  子楚指着她,说:就是她,赵姬!
  吕不韦沉默了,他看看赵姬,低头不语。子楚有些慌,问:吕不韦,你怎么啦?你说话啊,是不是我说错了,我做错了?吕不韦抬头,又满面是笑,扯住子楚的手,说:你跟我来,他回头说:带赵姬过来。
  到了一问屋子,吕不韦让赵姬脱了衣服,这一次是吕不韦与子楚两个男人看。她更局促,更羞涩。吕不韦与子楚看她“坐灰”,用“山河玉石”梳她的眉。子楚是王孙,马上明白了,她是一个未经过男人的少女,他跪下了:吕不韦,请恕子楚唐突!吕不韦叹气:子楚公子,她八岁时,我买下她,养了七年,教她一切,只为了娶她做夫人。子楚叩头,连说:得罪得罪,真不知是你的夫人。
  吕不韦说:你真喜欢赵姬?
  子楚点头。
  吕不韦说:好。答应我一件事,我把赵姬送你。
  子楚忙说:你说,你说。
  吕不韦说:你对天发誓,此生此世,不管你做什么,有多少女人,都把赵姬做你的夫人,我就把她送你。
  ……



若本书不能下载,请微信扫描右下角二维码
关注公众号“纸味读书”,书友将给您分享本书。

上一本:慈禧太后演义 下一本:农历六月初四:玄武门之变

作家文集

下载说明
秦王嬴政的作者是高光,全书语言优美,行文流畅,内容丰富生动引人入胜。为表示对作者的支持,建议在阅读电子书的同时,购买纸质书。

更多历史电子书